第一筆失業救助金

2020/04/15,因為covid-19疫情的影響,
申請了人生第一筆失業救助金。
偶爾嚷嚷著想要有人養的我,
這次還真實現了這個願望,而且一毛不差。

這次回溫哥華的機上只有不到十個人,
為了配合時差,我上機就睡,
飛機餐送達後就一路看著電視劇—俗女養成日記。
剛開始的鋪陳讓我差點就關掉螢幕,
沒想到後來卻一邊看一邊落淚地感到心有戚戚焉。

離家久了,
那股無法消化的思鄉與想為夢想奮鬥的力量偶爾會相互抵觸著,
特別是在親人過世或者家變的時候,
你會懷疑自己的決定,也會猶豫這份決心。

或許,我們都沒有想像中的堅強,
只是有一個夢想支撐著我們,所以不允許脆弱。

家,是個能自在耍廢的地方。
媽媽煮的那桌菜永遠都無法被模仿;
自己的床就算睡到中午也不需管他人的眼光;
打罵嬉鬧的手足則是難以割捨的牽掛。

隔離的第一天,就已經感覺到這段日子大家的無力感,
伸手不見五指的暗房,盼著見到曙光與曾經再自然不過的自由。

我也好久沒有浮現這樣深沉的憂慮,
一直以來內在都感到極致的平靜與確幸,對未來也不會感到焦急。

這次宇宙的安排,我想,
就是希望大家能夠看看,當一切都褪去後,
身邊剩下的是什麼,什麼才是最珍貴的,
而我們能懂得學會好好珍惜這一切。

希望這段日子的灰暗,隨著隔離結束也能自然散去。

——Jhen H.——

回到頂端